第一次打工遇险

    中华唐氏网 2013年1月9日 唐容颐


    一九六六年六月中旬,高考刚刚结束不久,“文革”初期,我与同镇青年詹抗胜、谭炳坤等十余人,相约去衡山〔现属衡东县〕石湾修京广复线。当年铁路会战需要招收大量民工,我们一行人都是自己找上门去的。这是我第一次离家外出卖苦力。依稀记得那天清晨,吃过早饭,我带上草席、毯子、蚊帐和换洗衣服、鞋子及洗刷用品等物,相约来到汽车站,与早已等候在车站的伙伴们汇合,然后各自买了到衡山的车票,有说有笑地一起上了一趟公共汽车。一路上大家兴致勃勃地谈古论今,全然不知天高地厚,也不关心“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的新闻轶事。因为我们都是些刚参加完初中毕业考试待升高中的穷苦学生,其中也有屡考屡败的社会青年,但有一点却是基本上相同的,即大都家庭成份不好,或有“海外”关系,且家境困难者。大家相约去挣钱的目的主要是想为各自的家庭解决生活困难,或者说是为父母排忧解难减轻负担。再就是大家都幻想着等待分配,继续当学生读高中。以利将来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故谁也不去谈及“文革”这一敏感的政治话题,大家都懂得各自的底细和处境,尤其明白“革文化人的命”的意义。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到了衡山汽车站。紧接着又都步行到轮渡码头,坐船过了河。过河之后急急忙忙的赶往火车站,赶上了中午12点半从广州开往武汉的站站停慢车。大约半个小时左右,我们到达了目的地——石湾。
       下了火车,我们在当地人的指引下,来到了位于工地旁边不远的一片民宅区,这里靠河边不到一华里路,河中便是有名的观湘洲小岛。稍作休息之后,我们便一起到了工地指挥部,经询问,找到了正在午休的值班干部。他听了我们的口头介绍〔我们没有《介绍信》〕之后,又得知我们还未吃午饭,马上热情地带我们到工地食堂吃了饭。饭是钵子饭,每钵半斤,菜是青辣椒炒干鱼与泡菜,大家吃得津津有味。不一会儿,我们都先后吃完了午饭。只听见那位干部对大家说∶“南岳来的学生同志们,你们来到我们这里参加铁路大会战,我们表示热烈欢迎。这样吧,你们就编成一个班,由小詹任班长,小谭任副班长,大家同不同意?”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同意!”那干部接着又说∶“你们一路坐车,都疲劳了,现在就跟我到农民家里去安排住宿,然后再来工地仓库领取劳动工具。今下午你们都休息,明天开始出工。大家听清楚了没有?”大家又一起回答∶“听清了。”那干部又向我们交待了要注意安全等事情之后,他带领我们来到了一户农民家,他与那位户主在旁边嘀咕了几句以后,就离开了。接着那老农就把我们一行全部带上了二楼大堂屋,那户主对我们说∶“实在对不起各位学生,我家也没有多余的房子,就只好请你们在这里打地铺了。你们自己打扫整理一下吧。”大家回答说∶“谢谢叔叔!”那农民说∶“不用谢!”说完转身下楼去了。我们马上各自忙活起来,纷纷把各自带来的草席依次分两排排列开来,又忙着扎蚊帐,因时值夏季,乡下蚊虫特别多,没有蚊帐是万万不行的。没多久,我们都各自安顿就绪。有的躺下休息,有的坐在一起聊天。小詹和小谭等几个则到工地仓库领劳动工具去了。
        大约下午四时左右,由于天气太热,有人提议去河边洗冷水澡,于是,我们几个没去领工具的人相约去河边洗澡,我是积极响应者,想都没想,更把那位干部对我们说的要注意安全的嘱咐置之不顾,就匆匆忙忙拿上各自的短衣短裤往河边走去。走了没有几分钟,就来到了河边,纷纷下河洗澡。
        开始,大家都在河边洗,玩的很尽兴。有几个胆子大水性好的同学却慢慢走到了其肩深的水域戏耍起来,我见他们到了那片清澈见底的水面,也若若欲试,情不自禁地连走带游地向他们靠拢。这时候,只见小詹、小谭他们也快步来到了这里,加入了洗澡的行列。他俩大声喊道∶“大家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要到河中去洗澡。”他们边招呼大家边下河洗澡。
       就在这时候,我不经意懵懵懂懂地独自游到了距观湘洲仅百余米的河段,由于水流湍急,奔腾不息的河水一下子就把我冲到了观湘洲下游处,恰在这时,谁知这个地方偏偏是个漩涡处,河水在这里打起了旋转,怪吓人的。我顿时心慌意乱,完全害怕了,我的伙伴们尤其是谭炳坤和詹抗胜更是心急如焚,但谁都不敢向我靠近。我边拼命往漩涡外面游,一边高呼∶“救命啊,救命啊!”恰在这时,一艘渔船顺流而下,船工见状,顺手把一根篙子递给了我,我随急不顾一切地拿住,紧紧握住不放,一种求生的本能促使我必须这样。幸好,那船工熟练地把我拖到了船边,然后又迅速一把将我拉上了船。我终于获救了,好险啊,一场惊骇,同伴们个个看得目瞪口呆,见我得救,又都纷纷松了一口气,大家悬着的心才逐渐平静下来。没多久,那船工便把我送到了河边的浅滩处,我向他说了声∶“谢谢!”他只是回答我∶“不用谢!小伙子,你千万要注意安全,再不要往和中间游泳了,这可不是好玩的。”我回答∶“嗯!多谢你救命之恩。”他只是看了我一眼,便驾船离开了。我们洗完澡之后,一起回到了驻地。晚上詹、谭又为此事专门给大家提了个醒,再三强调要我们注意安全云云,然后睡觉,等待 第二天首次出工。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们就起床洗刷,然后各自带上正副班长给大家领来的锄头、箢箕、扁担、铲子等劳动工具,到工地食堂吃早饭,接着按照分工,开始了繁重的体力劳动。主要是挑土填路基、打夯等,且天天重复着这样的劳动。
        只干了个多月,路基填完了,我们便回到了家。不久,在十月十八号那天,我便被“红卫兵”押送驱逐出境,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农村,开始了更加艰难困苦的生活。
        这就是我平生第一次外出卖苦力的当天洗冷水澡遇险,险些命丧湘江的往事,值得世人尤其是青少年警示,以防患于未然。



分享按钮>>【幸氏名人楷模】幸小惠
>>【侯氏网新闻】侯伟烈先生与侯尚培先生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