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知青宣传队的日子里

    中华唐氏网 2012年7月9日 唐容颐


1973年冬寒时节,为了学习“小靳庄”的文艺经验,全国各地农村社队、城市厂矿企事业单位,争先恐后地纷纷成立了“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我所在的衡东县霞流公社也不例外,在公社党委和革委的号令下,各大队都先后组建了规模不一的文宣队。公社茶场更是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全场百分之九十是知青,而知青中文艺爱好者大有人在。其中不乏文艺骨干,我们家当年因借居在该茶场,而茶场又座落于我所在的生产队范围。公社和茶场领导都知道我是一个有文艺细胞的人,同时又是一个“黑七类狗崽子”,是“可以教育好的人。”经过有关领导与我们大队、生产队的几次交涉,他们吸收了我参加了“衡东县霞流公社茶场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
记得当年是在该场任副厂长的“老三届”知青武天生的极力推荐下,我才被特批加入该宣传队的。那天的情景我今天仍然记忆犹新,永远难忘。
那天晚上,武天生来到我“家”,开门见山地问我∶“其复,公社茶场要成立文艺宣传队,你是最好的人选,你愿不愿意参加?”我回答他∶“可我不是正式的知青,户口又不在茶场,这样行吗?”武天生说∶“你是城镇下放人员,不是知青的知青,反正又不是搞专业,农忙务农,农闲时才搞活动。再说,万一误工,由公社开具误工单刀你们大队和生产队记误工补贴工分,总之,一句话,不会使你吃亏。”我见武把话都一一挑明了,便无话可说,略一思索,回答他说∶“那好吧!”武见我同意了,又对我说∶“明天晚上在场部召开成立大会,请你一定按时参加。”我回答他∶“好的,我一定来。”
第二天晚上,我如约来到了我“家”隔壁的隔壁一大会议室兼餐厅。大家见我的到来,不管认识的和不认识的,都互相目视着,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我在靠墙边的一处地方见有座椅,便坐下了。在煤气灯的照射下,我环顾了四周的男女知青队员们,共约有近30人,其中男女各半,我所认识的知青有∶茶场鲁巧明〔女〕、苏杏球〔女〕、亚青〔女〕、谭家跃〔二胡〕、王东阳〔女、乐手〕、来自宋桥大队的高虹〔小提琴手〕、丁正元〔笛子〕全熊〔小提琴手〕、大桥大队的阳踢熊兄弟〔二胡手〕、金汤〔二胡手〕等等,其余的人只知其人而不知其名。
待大家到齐了之后,首先由该场党支部书记〔姓名忘记了〕打了个开场白,他说∶“知识青年同志们,你们都是文艺骨干和文艺爱好者,今天在座的有我们茶场的知青,也有来自大桥、宋桥和大崎的知青,今晚召集大家来,想必你们已经晓得是怎么一回事了。我也不罗嗦了,主要是公社要以我们茶场文艺知青为骨干,成立一支业余文艺宣传队。我受公社党委的委托,首先向大家宣布一项任命通知。”说完,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公函文纸,念道∶“兹任命武天生同志担任本公社知青文艺宣传队队长,大家鼓掌欢迎。”随即,与会人员“啪啪啪啪”地鼓掌。接着,支书指名道姓地叫武天生作代表发言。武随即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领导、知识青年同志们,我们霞流公社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今天正式成立了。这是一件值得高兴、值得庆贺的大喜事。承蒙公社党委的厚爱和伩任,让我来担任队长,我感到很荣幸,我先向领导和同志们表个态,我绝不辜负党的期望,带领大家认认真真地排练好每一个文艺节目。下面,我也就这个机会,向大家明确一下人员分工,演员由苏杏球负责,鲁巧明配合,乐队由谭家跃负责,欧阳其复配合,大家同意不同意? ”
“同意!”与会人员异口同声地回答。
武接着又说∶“还向大家说明一下,从明天晚上起,我们明天晚上就在场部排练,如下雨天不能出工时就在白天排练,希望大家每天晚上都按时来。大家做不做得到?” “做得到!”大家又齐声回答。
从第二天晚上起,宣传队员们都如期而至,兴致勃勃地排练文艺节目。所排练的节目主要是集体舞、双人舞、独舞、独唱、器乐合奏、小提琴齐奏、板胡独奏等。我担任板胡领奏和独奏,经过大约个把月的紧张排练,我们宣传队已有近两个小时的节目。在公社党委的安排下,我们首场演出是赴离公社40多公里之外的德圳水库慰问本社民工。观众很喜欢观看我们的演出,好评如潮,公社党委也很满意。在德圳水库工地成功演出之后,我们又先后到铁丝塘、岑茶、大浦、南岳驻军四二八部队作巡回慰问演出。接着又在全公社各大队巡回演出,所到之处,人山人海,干部和群众都很喜欢我们,热情接待、盛情交待。前后历时两月有余,大家互相关照、友好相处,使我留下了一段美好的回忆。
我由于是从队上抽调参加宣传队的,公社领导虽然与队上打了招呼,但队上没有记我的工分,却也不算我旷工。我认为也值了。因为这是公社党委和工作组开始慢慢淡忘了我“黑七类狗崽子”身份的开端,至少承认我是一个文艺青年,一个地地道道的城镇下乡人员。

 



分享按钮>>为了吃一餐饱饭
>>费家巷里的“宰相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