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文化辅导员的酸甜苦辣

    中华唐氏网 2012年5月26日 唐容颐


一九八一年初,我被湖南省衡山县文化局和文化馆派往该县贺家公社担任专职文化辅导员。同年四月,由县文化局正式行文,任命我为该社“文化站”副站长(以工代干)。
刚到贺家公社时,群文工作是一片空白,什么文化活动也没有开展起来,但该社热爱文艺及有文艺特长的艺人和青少年文艺爱好者却大有人在。当时,所谓的公社文化站连招牌也没有一块,仅有的只是我一人,一颗公章,余无他物。面对这种场面,究竟该如何开展工作呢?在征得公社党委宣传委员王春荣的同意后,我利用近一个月的时间,先后走访了全社23个大队的所有皮影艺人、花鼓艺人、杂技艺人、师道艺人、摄影员、电影放映员与有一定基础的男女青年文艺爱好者,并将所走访调查的人员全部造册登记。在此基础上,我向县文化馆和文化局呈具报告,意欲以他(她)们为文艺骨干,组建皮影演出队和杂技团、文艺宣传队。在县里的支持下,我费尽周折,终于成立了该社有史以来的皮影演出队;同时,还成立了湘江杂技团(团长胡友文);板桥杂技团(团长周先桃);文艺宣传队(我兼任队长)。这些文艺队伍组建起来之后,每天及晚上我分别轮流检查、督促他们排练节目。公社机关从此晚上歌唱声、乐器声响个不停,并经常引来附近众多的村民围观。由于当年无什么电视可看,一个大队一个月也难得看上一场电影。于是,自娱自乐的文艺活动便是村民们唯一的文娱休闲方式。我因此也就成了该社的“文化名人”,大家也乐意与我谈心、交朋友。
不久,两个杂技团分别在附近县市的农村、厂矿、集镇等地巡回演出。皮影队也经常活跃在乡村的办红喜事的农民家庭。文艺宣传队也按时下到各大队进行宣传演出,文艺活动有声有色。大家对我评价很高。
由于我的工作成绩突出,半年之后,县委宣传部、县文化局和文化馆三级领导便决定到该社检查验收。我便把这一喜讯向党委书记旷长松同志汇报。谁知,旷书记听后,他不但不引以为荣,感到高兴,却火冒三丈,气不打一处来,训斥我说:“小唐,你被县里派来我们公社工作,我们欢迎。但自从你来了之后,我们公社从此就不再安宁,.你带着一帮子人天天晚上唱歌跳舞,闹得机关不像机关,而像个歌舞场了。你再这样搞下去,我们无法休息好。”我据理力争,却无济于事,奈何不了他。
不久的一天晚上,公社全体机关干部开会,旷书记打了开场白之后,说了如下一段令我终生难忘、也影响了我后来被迫离开群文工作岗位的话语。今回想起来,仍记忆犹深,难以忘怀。
“同志们!今晚开会的主要议题是解决唐容颐同志的问题。我是公社党委书记,我代表公社党委在这里郑重地告诫大家。古今中外,大凡搞艺术的人,尤其是那些唱影子戏和耍杂技的人,没有几个好东西,我说千万不能启用这些人来吹拉弹唱,可小唐就是不听打招呼,居然背着我把他们都组织起来了,公然和公社党委对着干。请大家记住:农村人民公社姓农不姓文,唱歌跳舞唱不饱肚子,敲锣打鼓打不出粮食。不论哪天县里宣传文化部门的人来了,公社一律不接待他们。”
当时,我心平气和地在会上作了解释,并说一了番文化工作的好处等言辞,情真意切。可无论我怎样费尽唇舌,却丝毫未打动旷书记的心,并不容我再分辩。•
不久后的一天,县委宣传部的康国炳副部长、文化局的胡友文副局长、文化馆的周石松馆长一行三人来到公社检查文化工作。因公社不接待,我只好带着三位领导到离公社最近的板桥大队杂技艺人周先桃家,请他家办饭招待。(由于我家在远离该社近百华里之外的南岳镇,我在该社是吃机关食堂饭,无法接待,故尔为之)。
当天上午在周家禾堂上,先由周的杂技团表演杂技魔术节目,胡的杂技团紧随其后接着表演,再接下来是文艺宣传队的歌舞演出,整个演出进行了三个多小时,观者云集,喝彩声、赞扬声不绝于耳。晚上又是皮影戏汇报演出。全部是由周家招待,晚上休息也是在周家。
第二天上午开总结会,领导们充分肯定了我的成绩,并说回县之后要号召全县文化专干学习我的做法。吃了中饭之后,我们欢送三位领导回县。周家不肯收我等一分钱,多好的艺人啊!我至今仍怀念他。
谁知,此事又惹恼了旷书记,说道:“小唐,你好大的胆子,竞敢在周先桃家以公社名义搞什么汇报演出,害得农民工也不出,严重地扰乱了农业生产,破坏农业学大寨。从今天起,你再不要去搞什么鬼文化工作了,你如果要继续在这里干下去,就到依田一队去蹲农业点,明天就下队。”
无奈,我只好下到离公社驻地三华里之外的依田一队蹲点,吃住全在该队梁队长家,一干就是大半年,在此期间,公社文艺宣传队由于无人组织辅导而宣告解散。皮影艺人仍化整为零,各自为战。两个杂技团被旷书记背着我派武装部长和驻社公安特派员老彭强令解散了。并将其骨干成员周先桃、胡友文、严树生等人严令写检查,限期不得再组建杂技团。
后来,我将上述所有情况书面向县文化部门汇报了。在此种窘境下,县里只好把我抽回去了,仍安排在县皮影剧团任作曲兼大提琴演奏员、理论教师。
—九八四年春,县皮影剧团解散后,我调到了家乡——湖南省南岳文物管理所工作,从此脱离了文化站线。
以上就是我从事专职群文工作不到两年的经历。后来,《衡山县文化志》、《衡山县志》均把我在贺家公社的一段经历,尤其是文艺社团工作慨况均刊载于书,永远流传。由此可以看出,一个地方的一把手的爱好和兴趣会决定这个地方的群文工作的好坏。

注:此文系本人的亲身经历,全为真人真事。如有捏造、夸张,愿负法律责任。
 



分享按钮>>春林先生贵州行,宗亲寻根有盼头
>>何宝芳后人族谱资料考